马化腾致歉 七大回应称腾讯确实迫不得已 - 新闻中心 - 上海环创软件有限公司
    马化腾致歉 七大回应称腾讯确实迫不得已
    发布者:youxinzhang   来源:   发布日期:2010-11-17   点击次数:  
    11月8日亲赴北京主持记者见面会,通过媒体向众多网友致歉
     他表示,过去360打金山网盾的时候,就是给用户二选一,你要么装金山,要么装360,最后金山网盾无情的从2000万装机量跌到400万,有人管这个事情吗?没有人管。如果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有太多方法可以解决,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对我们伤害最大。

      马化腾回顾了惊心动魄的一周,他认为公司采取的“确实是一个迫不得已的行动”。马化腾表示,因没有及时充分的沟通而给网友带来不便和感情伤害,希望通过媒体向广大用户致歉,并做出七大回应。

      以下为马化腾的七点回应:

      回应一:这不是战争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战争,简单说就是不能去做外挂侵害另外一个软件,破坏人家软件的完整性,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就是制止这个问题而已。但是外面的解读好像是我们欺负别人,我觉得特别要澄清的,其实我们是被欺负,我什么都没有干,我就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准备突然给人偷袭,结果就是这样的。要是你有什么意见,说我们有什么缺点,你跟我说我来做,有必要你藏着自己做完偷偷发出去,然后站在道德的高点上进攻吗?我在中国互联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有另外一家公司也是这么做的。全球其他公司也没见过,不仅我一家这么说,其他好几家也都这么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公平看到是谁的问题,我们从来都是很低调希望稳妥做事,可现在有人跳出来说你家里地方不太好,过去把你家里的孩子领走,然后还说这是为了孩子好,这个是不公平的。

      只要没有人来入侵我们,我们什么都不会做,没想过毁灭什么公司。我现在是观其言,察其行。现在看来,他还觉得这个不是外挂,没有侵犯用户利益,从这一点来看,我就非常担心,也就是说对我们的威胁还没有完全结束,还会下一波又卷土重来,就好像送了很多花,花里面藏了一把刀,先送到每个人的脖子边上,布局好了以后可以随时一声令下就杀这种,而且是秒杀,这就是所谓的云报复、云谋杀这种可能性,而且可以制定不同的区域,分批的,少量做这个事情,没有办法举证,没有办法证明。

      回应二:这是“紧急避险”的行动。

      过去一周,是惊心动魄的一周,很多事情发展超过我们原来的想象,再次回顾我们发现这确实个迫不得已的行动。我们也知道就是说在非常紧急情况下,我们事后回过头看的的确确是和我们用户进行沟通和传递的信息,的确是有不完善,非常不足的地方,也的确影响到和伤害到我们用户的一个感情,我在这个地方也向我们每一个QQ用户表示歉意。

      事件一发生我们第一时间就找政府报案,可情况非常复杂,又在周末,反映情况肯定会比工作日缓一点,如果要在短时间内,两三天之内能够制止这个外挂蔓延实际上是比较困难,我们看到这个蔓延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很快可能会到我们用户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常规的打击外挂的手段就失效了,尤其对QQ来说,如果量到一定规模踢外挂相当于踢所有用户下线,这对用户来说体验更加不好,对删除外挂来说,这次这个行为又是有一个商业公司在背后,不像一般外挂是找不到人的,找不到开发者的,会涉及到如果删除对方又有法律上风险。

      这可以说是一个全球互联网罕见的,公然大规模数量级达到千万级别的一个客户端软件劫持,任何一个互联网运营商都会采取紧急避险措施,我们采取行动是11月3号,3点的时候,我们发现外挂的感染速度已经加快了,已经包括开始利用好友关系链进行二次传播,那个时候其实已有两千万用户被感染了,我们内部一分析,理论上360公司是可以通过两千万用户影响到8亿人。如果说动作再晚可能损失都是无法挽回了,那时候既使是司法介入也于事无补,赔多少钱也赶不上用户资料泄露的后果,所以才被迫采取一个紧急避险行为。

      过去360打金山网盾的时候,就是给用户二选一,你要么装金山,要么装360,最后金山网盾无情的从2000万装机量跌到400万,有人管这个事情吗?没有人管。如果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有太多方法可以解决,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对我们伤害最大。

      回应三:不兼容并非是永远的状态

      我们其实讲的不兼容和许多人理解的不一样,不是说永远只能二选一。这里有一个前提,在停止外挂侵袭之后,也就是说危险过去以后肯定恢复原状。大家对此有一定误读,觉得以后就是这样,必须做这个选择了,不是这样的。另外,我们看到他开始被迫“召回”,但是这个过程中其实还有问题,他们360从首页上去掉扣扣保镖,但是软件推送还没有停止,这没有意义,很多人并不是去他的首页下载,这个动作根本毫无意义,我们看到一点诚意都没有,后来不推送了,干脆直接下一个软件包,这就更恶劣了。我们发现以后,政府协调说也不能这么做,要停就真正停,经过几轮才真正停,对手抛出一个很好的姿态说你看,我主动停了,这个隐蔽性是非常强的,所以我们作为被受害方一方,很多情况用户不理解,以为我们很霸道。

      如果用户确实没有替代品,可能会让他产生非常为难的选择,我们也在和其他安全厂商洽谈,希望能够改变原有这种安全厂商收费的杀毒模式,这是一个过程,有的厂商已经把一些收费产品免费一年甚至两年,我们也相信这些防病毒厂商会勇敢迈出彻底改变这个模式的步伐,把原来收费的产品全部免费,然后可能再考虑其他增值服务。这个事件可能会大大促进很多传统防病毒厂商抛下以前的包袱,成为改变产业走向的契机。我们也愿意拿出一些服务和这些安全厂商在产业链上进行紧密合作,鼓励他们勇敢往前迈出去,不管怎么角度来看,算是我们给用户带来伤害的一个补偿吧。

      至于其他的补偿,比如说送钻或者包月服务之类的,我们也有一些措施,但非常担心,担心引起进一步误读,说你还借这次事件推销业务,所以也会比较谨慎。

      回应四:云查杀时代的规范

      在我的微博里提到了一个“云报复”的概念。过去安全软件和杀毒软件都是单机版,不联网就可以处理,到现在主流软件都会采用云查杀,它可以根据木马病毒爆发快速向其他计算机进行升级免疫,用在正确情况下是对的,但是它带来一个问题是这个武器过于强大,如果和竞争对手发生非安全方面的业务冲突,比如说争夺浏览器,默认首页什么的,非常可怕。

      我们过去就看到过很多不好的案例, 360曾利用这个规则利用这个强大力量向竞争对手做了一些非常不公平的事情,它一路走过来纷争都很多,这可以说是一个强大的武器被滥用。过去做安全杀毒软件的厂商基本上就是安心做安全的事情,不会说又是裁判员,又参与比赛,如今发生这样一个情况,很难管理,如果没有未来一个法制法规,甚至说安全方面没有一个牌照管理的话,还会重现。这值得大家更加深思,我们后续也会向政府监管部门,互联网协会等机构上报一个规范化管理的提案,也是很多防病毒厂商共同的呼声。

      我们也希望这个事情以后,有一个公正的机构能够承担更多责任,例如软件怎么捆绑,什么是诱导性的选择框,什么是恐吓性的,应该有一个标准,包括软件上应该有一个先来后到,因为毕竟有的软件资源是冲突,如果一家要取代另外一家应该是什么原则,希望也有一个公正机构能够来解决,而且解决问题要快速,不能说搞半年才有结果,那等于是没有用了。

      回应五:腾讯并非缺乏创新的公司

      外界往往说腾讯没有创新,抄袭等等,我借这个机会说多一点这样的情况,腾讯一直都是比较低调,其实我们在创新方面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我们申请的专利,发明都是国内互联网公司第一,甚至包括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总合。

      很多人看到你进入了一些领域,感觉到你超越了或者赢了你的对手,肯定是靠用户群,然后产品没有做什么东西。最初我们的确也是通过用户群和流量拉动,这个不可否认的,但是靠创新和靠用户不是完全矛盾的,肯定是相辅相成的,一点创新都没有的话,用户群去推只是一时的优势,必定还是要求你的产品不管是整体也好,局部也好,都要有领先点才可能做得到,我经常举的例子就是QQ邮箱。

      所以有用户群和渠道拉动固然是重要,但最最关键还是产品,而且腾讯做很多产品时,其实市场已经有5、6家了,腾讯只是5、6家之一。难道几大门户都做了,腾讯就不能做?我觉得最最关键是应该看有没有侵犯知识产权,这才是法律上最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如果有这样的方面问题,腾讯早就让人给人告了。

      我们产品线确实比较长,特别在客户端软件方面,大家会觉得为什么好像其他公司做的腾讯都做,但你再仔细一看,我们做的其他大的互联网公司其实每一家都在做,只是不是特别流行和成功,我们也有很多东西失败了,而对手也是做得非常成功的,这要靠一点一点改善用户体验,慢慢优化。

      回应六:互联网生态环境

      整个过程不是我们一家受害,过去360曾经利用金山、瑞星之间的矛盾,逐个去消灭。记得5月份的时候,变成先是拉着金山打了瑞星,之后变成360直接进攻金山,当时还在微博上有直播。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意识到,还觉得又一个新闻热点出来了,有一种看热闹的心理。等到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就能理解现在一些媒体、厂商、互联网公司现在的旁观者心态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个案,也不是两三家公司的事情了,可能已经会形成一个行业内如果不制止,迟早会到你头上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我也要站出来尽量解释这个,可能很多人没有亲身体会不会感受到一些细节。总的来说,我觉得还是需要大家团结在一起,不要沉迷于一些小方面的竞争,两个企业成为了仇家,这是比较初级的阶段。过去整个互联网界,打打杀杀两家之间竞争又合作好像演化了很多次,到现在为止看到三大三小互联网公司,已经格局比较明确了,基本上前面几家大企业应该有比较大的姿态能够正确看待竞争的问题,其实像我跟马云,李彦宏都有很好的沟通,大家都会以更平和的心态看待未来的竞争,因为三家之间都有彼此交融,有自己主体业务,但是都有扩展和冲突的部分。过去可能很警觉,小心自己的边界,我觉得整个产业已开始逐渐理性和成熟的看待竞争问题,不是那种好像是个人化、有感情色彩的竞争了,我觉得是这样一个演化趋势。

      如果不是360的话,其实各家还算是比较和谐的,毕竟是有一个限度。过去通常可能说你网站上写了我什么负面新闻,或者你抄我的铃声,去竞争一个什么赞助商,竞争一个视频或者一个授权这些是有的,但都是比较小、常规的商业化竞争,没有到这种说法律边缘的。过去互联网行业其实是大家各做各的,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冲突,主要是靠自律,我们现在看到仅仅靠自律不够了,可能会酿成一个非常大的事件,造成很不和谐的情况,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都用这样方式这个市场就乱套了,而且违法成本太低,我觉得虽然最终肯定他会输掉,但实际无所谓,因为基本上国内,这方面的赔款没有超过100万的。

      回应七: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公司

      份额就代表垄断吗?我觉得并不是,关键是说你有没有利用这个份额去滥用权力。大家可能会觉得比较模糊的地带就是捆绑,别的服务商会说为什么你可以捆绑你的业务,我是没有选择了,我是不是也能捆绑进去?这个问题与有没有开放API是有关系的,我想可以通过开放API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大家忽略腾讯已经拥有非常大的一个产业链和生态圈子。像我们网络游戏,超过60%网络游戏收入都来自合作伙伴,包括我们的无线增值业务,比如说无线手机游戏也是国内最大的手机游戏增值业务平台,90%收入全部是合作伙伴分层的方式。我们也大量投资国内很多游戏开发商,还有这些增值服务的提供商。我们也在反思觉得做得还不够,比如说像社区、空间、SNS开放API,我们其实动作比较慢。现在我们也正在进行一些探索,做了一些收购,希望整合起来,而且更多的草根网站能够开放、分享我们的整个用户平台,这一步一步都显示出我们有这样的决心和规划,包括在内部大会我们也多次强调未来更开放,构造更加和谐的产业链。过去我们做得比较少,这一两年已经开始做大的转变,其实我们做了很多,外界没看到,我们也没有故意抛出一个什么十亿计划之类的,腾讯不是这种风格。

      平台的开放不是简单说你有一个平台,我也搞一个平台,我要求这平台和你接进去,我想卖什么都行,这就好像说现在有人搞一个发射站,要求跟,联通并网接进去,自己还可以卖号了,这个是不公平的。

      现在有的人说,你大公司应该有大公司风范,境界和思想,我们能做的你最好别做了,会有这样一个要求和希望。碰到这种情况,过去我们往往简单说,为什么要剥夺我给用户提供更好服务的机会。而下面很多产品部门就更不管了,自己去冲上了,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公司来看待,这个事也是值得反思和提升的,要更加系统化,更高要求我们每一个产品线,不能简单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公司。毕竟确实从渠道和用户角度来说还是有优势的,如果我们做的度太大,太严重了,会令人是比较反感,包括其他的门户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也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反思的,而且内部也要有一个传递过程,不是说我认同的下面完全能改过来了,也是挺难的,还要一步一步去传递传达。我有很多要求,下面也做不到,我有时候看到外界骂我,才知道,我回头再去找他们,确实也有这样的情况,后续要不管是自己主观意识也好,实际管理控制也好,都应该更加往更和谐的角度去发展。


    上一篇:阿桑奇被捕后维基解密再曝光近百份文件
    下一篇:云计算时代的软件交付研讨会暨2010软件生产力风云榜评选颁奖典礼即将举行